抚州准分子激光近视眼手术,抚州准分子激光近视眼治疗,抚州准分子激光近视眼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抚州准分子激光近视眼手术,

抚州准分子激光近视眼手术,抚州准分子激光近视眼治疗,抚州准分子激光近视眼

  

  图为石角镇工业园内的河段

  南方网讯(全媒体记者/项仙君 实习生/廖芷莹 邢池)“难道就因为是跨界河流,污染就不能得到处理了吗?” 昨天,站在佛山市三水区大塘镇新屋村的旱河边,村民李大爷忿然向记者投诉,他们再也没法忍受了!村民所说的这条河叫旱河,起源于清远市清城区石角镇的沙埗坑,经石角镇下岐村流到三水大塘镇潦边村委会的新屋村。村民告诉记者,这两年来,这条河变得越来越浑浊,“河水有时候会像牛奶一般的乳白色,有时候也会黑得像墨水一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水质污染村民受苦

  记者来到了新屋村旱河边,发现河水已经发黑变浊。一阵风吹来,散发出阵阵恶臭。闻讯而来的村民们纷纷向记者抱怨:现在的旱河,已经没有多少天是不浑浊的了。

  记者循河直上,在距新屋村约3公里处的河流上游,就是清城区石角镇工业园,道路边的指示牌上标着,这里分布了十几家铝厂。

  

  旱河上游是清城区石角镇的沙埗坑,河边很多铝厂

  记者发现,这里部分河段的河水明显呈乳白色,被河水浸没过的水草也已经发白。在水位较低的河段,河床上沉淀了大量的白色物质。

  新屋村的村民向记者表示,因为这条污水河,各家各户的生活都受到了明显的影响。

  黄姨告诉记者,这条河从前年开始就明显受到污染,今年开始就越来越频繁了。“河水从今年开始就经常发白,还会发黑”,“以前我还可以在这条河里抓鱼抓螺,现在就连最容易生存的福寿螺都死光光了”。

  因为旱河水质受到污染,耕作也越发困难了。李大姨说:“村里家家户户种菜耕田养鱼,都靠着这条河。现在河水又发白又发黑的,谁还敢拿来灌溉”,“现在,我们也只能选择在河水比较清澈的时候赶快抽水。但在干旱的时候,就没有办法了,也管不上是清水还是污水了”。

  家住清城区石角镇村民何伯也表示,村里很多人都是靠两分田维持生计的。现在村里弃耕的人越来越多了。何伯也是如此,“不耕田了,现在我们家都只能买米吃”。

  大塘镇:联合执法为何不见效果

  据大塘镇政府向记者提供的《旱河水质异常情况通报》中介绍,3月15日,有群众反映旱河水质出现异常,呈乳白色。佛清跨界河涌水质监测站的数据显示,旱河水质浊度超标,15日上午6时左右河水的浊度达到峰值。16日,大塘镇环保所将相关情况通报石角镇环保所,石角镇环保所马上展开调查,怀疑石角镇内有铝型材企业偷排废水,导致河水悬浮物过高。18日,旱河水开始由乳白色变成黑色,并发出恶臭。

  大塘镇委副书记关健文告诉记者,旱河近年来常发生水质污染事件,主要受上游(清远段)影响。为及时了解旱河水质情况,大塘镇在旱河(新屋村段)建设了一个佛清跨界河涌水质监测站,并于2016年10月正式投入运行。同时,三水区与清城区建立跨界区域污染防控联合工作机制,约定每季度不少于一次跨界区域污染整治联合执法行动,交流双方自环保方面的工作进展。

  

  图为佛清跨界河涌水质监测站

  “自从建立了联合执法机制后,先后一起联合执法两次,相互挑选一些企业去检查。之前发现过问题,交由清城区处理,但处理结果没有反馈。”关书记说。

  令大塘镇政府感到困惑的是,即使采取了相关措施,双方也都积极配合,但污染问题一直没得到解决。

  关书记表示:“去年11月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半年内发生了两次。尽管清城区也有对企业进行监管,但效果仍然不大明显。希望能加大力度,采取更为有效的措施”。

  石角镇:暂未发现企业偷排现象

  石角镇环保所所长马建潮告诉记者,16日接到三水区大塘镇环保局的反馈后,清城区环境保护局组织环境监察中队进行排查,暂时没有发现企业偷排的现象。他认为,旱河水出现浑浊,“主要原因可能是近段时间连续下雨,造成沙埗坑的水量加大,把沉积在沙埗坑的淤泥等沉积物翻滚起来,流入大塘镇潦边新屋村的旱河”。

  谈到河水中的乳白色物质,马建潮告诉记者:“那是石灰。” 石灰从何而来?马建潮认为有几种可能,一是年底鱼塘抽干水后,放石灰杀菌消毒,再排放出来。另外,前段时间有外来无牌的槽罐车,趁下雨天在凌晨时间倾倒石灰水下去。还有清淤之后放石灰杀菌,这些石灰遇到遇到近期雨水冲到下游,所以导致旱河水出现乳白色。

  记者了解到,清城区监测站已经对乳白色物质进行过检测,但尚未出具体的检测结果。石角镇工业园金洋铝业法人代表邝先生表示,正规的厂里都应该配有污水处理设备,在铝材加工过程中,必须要经过加酸加碱处理,这样处理后就会出现石灰水一样的颜色。这样的污水处理要加入聚丙烯酰胺沉淀,经过几重化学物理的处理,达标后统一排到污水处理厂。“但污水处理的成本比较高,小一点的企业可能承担不起这个费用。”邝先生说。

  记者看到,该厂确实有几个大池在对污水进行分解处理。而在污水排放出口,确实安装有摄像头。

  “那外面河沟里的白色沉淀物是因为有企业偷排吗?”对此,邝先生笑称:“这我就不清楚了,你顺着找就可以找到吧?总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图为石角镇沙埗坑河床上乳白色沉淀物质

  石角镇党委委员叶先生表示,为了确保沙埗坑的水质安全,已经要求石角镇工业园内的八家涉水企业,在废水排放口处安装了监测装置,实时监测废水的pH值和流量。但目前,石角镇环保所只能实时监测其中四家企业。而且,镇环保所也没有执法权。

  23日,清城区政府又向记者通报说,去年清城区环保部门对有色金属工业区的三宗环境违法行为进行了立案查处,涉及废水、废气等环境问题,并已在区政府网站进行了信息公开。在区环保部门今年2月以来组织的专项整治行动中也排查到个别企业确实有不正常排放污染物的情况,已经对涉事企业启动立案调查程序,并责令整改。

  通报称,21日,在区环保部门组织的行动中已查到其中的一个污染源头,目前已立案调查,待查清事实后依法严肃处理。并将信息公开和通报。

  马建潮承认,目前实时监测装置只是一个简易的监测系统,能监控企业通过正规途径排放污水的相关数据。他打开电脑,记者看到上面有同步的PH值和流量检测数据以及排放口的现场视频。

  “那如果企业要偷排呢?”记者问。

  “那就监测不到了”,马建潮回答。

相关新闻